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品茶

呱呱视频社区--深圳朗诵联盟 ID:321439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走过冬季(二)  

2010-12-16 20:28:4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,我的看法是:

 
原文地址:走过冬季(二)    原文作者:若离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走过冬季(二) - 若离 - 若离文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(本文情纯属虚构,若有雷同实属巧遇)

回家后,我心里装的全是一帆留给我的回忆,还有他刚才回头时那含情脉脉的眼神。回家后我第一时间就跑到房间,从书柜里拿出一帆送给我的小船,我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书桌上。我依坐在书桌前,双手托着下巴,静静地注视着桌面上的小船,不由又让我想起了十多年前,一帆与我道别的那个晚上。

一帆的家在城里,他爸妈都在单位里工作,他爸好象还是某局里的干部,当时因躲避计划生育,才将一帆寄养在外婆家,听说他三个姐姐中,也有两个姐姐被寄养在乡下亲戚家里。临别的那个晚上,一帆气吁喘喘跑到我面前,拉着我手就向门外跑。

“一帆哥,你拉我去哪啊!”看到他那着急的样子,我不由好奇问道。

“云妹,我爸明天要接我回城送我入学,我舍不得离开伊渺村,我更舍不得离开你,,,,,,”

“一帆哥,你以后还会来看我吗?还会为我编花环吗?”

“当然会,等我长大了,我还要你做我的新娘。”

两小无猜的我们,坐在月光下依依不舍互道衷肠。相处几年的孩童时代,好象过了今晚一切就要灭迹。

“云妹,这只小船是我三岁时,一位僧人赠给我的。我母亲说我从小就体弱多病,一次庙会中母亲认识了一高僧,那位僧人得知我的身体状况后,就送了这只刻有“一帆风顺”字体的小船给我,说是能保佑我一生平安顺利,我现在将它送给你。”一帆说着将他手中的小船递到我手里。

“一帆哥,它真的能保佑你一生平安顺利吗?”我天真好奇地问道。

“能,说来也真怪,自那僧人送我这只小船后,我的身体真的要比以前健壮多了。云妹,我把它送给你,希望它能保佑你一生平安顺利。”

“不,我不要,小船是你的吉祥物,它应该常伴你,保佑你平安顺利一生。”我说着将手中的小船又放回到一帆的手中。

“一帆,你在哪啊!天太晚了,赶快回家......”突然远处传来一男子呼喊声。

“云妹,是我爸在喊我,我要走了,我一定还会回来看你的.....”一帆说完将手中的那只小船又塞到我手里,然后就转身离我而去。

“云妹,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,长大了我要你做我的新娘。”一帆几步一回头,恋恋不舍地站在远处对着我喊。

我站在小树下目送他消失在月光背后的身影,虽然当时的我们都不懂何谓离愁别恨,也不知道“新娘”这两个字象征着何意义?我只知道自己很怀念与他一起共处的时光,怀念那次清凉山上他为我编花环,怀念他背着我回家......

“荷花,是你啊!这么晚你来这荒野干吗?”一帆的父亲杨秋华,突然间看到自己以前的意中人荷花从对面走过来,他惊喜万分满怀瑕意地上前问道。

母亲见到几年前因想得到自己,而不择手段的杨秋华横拦在自己面前,她立刻调方向绕道而行。

“荷花,你怎不搭理人呢?我又不是魔鬼,你干吗那么害怕我?”杨秋华见母亲逆向而行,他愣在那里望着当年他心爱的姑娘远去的背影,心隐隐作痛。唉!女人心海底针,真难让人猜透。我杨秋华哪里不如伊楚天?为何荷花宁可留在乡下过苦日子,也不愿跟我去城里享福?我真他妈的窝囊,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被人抢走。杨秋华皱着眉头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。

“荷花婶,你是不是来找伊云啊?云妹在那边。”迎面而来的一帆顺手指着西边对母亲而道。

母亲见到杨秋华的儿子杨一帆,就没有搭理他,她一声不吭地就朝一帆手指的方向而去,显然母亲是对一帆有偏见。

婶婶今天是怎么了?怎么这么异常?一帆在心里暗自问自己。

“你这小子,明知明天要回城,你还乱跑,这么晚你去哪了?”正在生闷气的杨秋华,将心里所有的火气全泼洒在儿子一帆的身上,他朝临面而来的一帆大声嚷嚷。

今天是什么日子?怎么大人们一个个都那么奇怪?刚才荷花婶不理我,现在自己的父亲也像是吃了火药一样,见面就对我大发雷霆。一帆满是疑惑地问自己,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父亲和荷花曾有过一段冤缘。他见父亲这么凶,不敢吭半声,低着头跟在父亲身后向家走。

“云,你这丫头,这么晚不回家呆在这荒野里干吗?你手里拿的是什么?”母亲面色发青走到我身前,很不客气地质问我。

“没,没做什么。”见母亲说话语气那么生硬,我紧张地忙将一帆送给我的小船藏在身后,支支吾吾回答道。

“把手中的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?”母亲说着就要抢看我手中的小船。

“妈,这是一帆哥送给我的小船。”

“快给我扔掉,我们伊家是不会接受杨家送的任何东西。”母亲很是坚定地答道。

“不,我不扔,一帆哥说这只小船可以保佑我一生平安顺利。”我说着又将小船藏在身后,生怕母亲会将它砸掉。

“云儿,听妈的话将它扔掉,回头我叫你爸也给你买只小船。”母亲说着就上前夺走我手中的小船,然后将它扔在乱草丛中。

看到心爱的小船被扔在草坪里,我捂着双眼大哭起来。可任我哭得有多大声多伤心,母亲都不同意让我将小船拿走,她载着我的手将我一路拖拉到家。那晚深夜,我趁大人们都睡着了,就悄悄地下了床,蹑手蹑脚地出了家门,借着月光跑到乱草坪里,将小船裹在衣服里偷拿回家。十多年了,我都一直将那只小船用毛巾裹好藏在墙角的旧书柜里,时隔不久我就会将它偷拿出来细细欣赏。今天突见到赠送这只小船的主人,隐藏十多年的回忆仿佛就像昨天才发生,让人感觉是那样亲近和温馨。

“姐,你在傻笑什么?时候不早了,该去学校了,再过几天就要高考,我祝姐能发挥出理想的成绩,考到自己理想的大学,以后再接再厉!”,

房门突然被推开,我惊慌失措地忙将小船藏在身后,原来是弟弟,弄得我虚惊一场。抬头一望挂在墙上的时钟已是下午四点,晚上还要赶到学校上自习,时间不早了。我忙起身将小船用毛巾裹好放在原来的书柜里藏好,然后收拾好课本,和弟弟一起朝学校赶去。

当路过一帆的外婆五婆家门前时,我的脚就不听使唤了,感觉步伐突然变得沉重。我愣站在五婆家窗前,傻傻地呆立在哪里。真的好想进去见见一帆,不知他高烧退了没有?

“姐,时间不早了,你愣在哪里干吗?再不走就迟到了。”弟弟很是着急地问道。

我闻声跟在弟弟身后,心里像是塞了块石头,憋得我喘不过气。突然间心中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,就是特别想见见一帆。我终于克制不了心中的欲火,喊住弟弟对他说:“朗,我忘了拿英语课本,我要回家取课本,反正你的学校路程远,一会儿我们又不同路,不如你先走。”

“好,那我先走了,姐。”弟弟说完头也不回地匆忙向学校方向奔去。

走到五婆家门前,我正犹豫不决地暗问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去。这时五婆刚好从屋子里走出来,她用很奇怪的眼神瞅着我,不等我开口她就上前对我说:“你是来找一帆的吧?他不在家,过两天他就要回部队。”

“哦,一帆不在家啊!五婆不知一帆哥烧退了没有?等他回来了你代我向他问声好。”说完我满是失望地离开了五婆家前口,低着头朝学校走去。

“哼!你这个乡下丫头,就别做美梦了,我一帆可是城里人,他才不会要你这个穷丫头呢?”五婆撇着个脸心里暗自道。

“奶奶,你刚才和谁在说话呢?”一帆拨掉手上刚打完的针头,从房间出来走到五婆身前,亲切地问道。

“没,没有谁,我们进屋吧!”五婆说着就拉着一帆的手一起走进了房间。

 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