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品茶

呱呱视频社区--深圳朗诵联盟 ID:321439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走过冬季(三)  

2010-12-16 20:29:1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,我的看法是:

 
原文地址:走过冬季(三)    原文作者:若离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走过冬季(三) - 若离 - 若离文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(本文情纯属虚构,若有雷同实属巧遇) 

       七月的暴阳像个火球笼罩着伊渺村,稻田里的庄稼已被炙烤得奄奄一息。已经有半个多月没下雨,这样百年难得一见的干旱气候,怎不叫村民们着急?眼看辛劳耕耘的农田受灾,村民们的心如热窝上的蚂蚁急噪难安,整个村庄像是被困在火气球里,压抑得让人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   躺在屋子里打点滴的杨一帆还是高烧不退,他额头上豌豆大的汗珠一阵接一阵冒流不停,湿透了半块床单。自前天从池塘里救起小宝后,他的体温一直在上升,虽然医生也来给他看过,药也吃了,但就是不见好转。这样昏昏沉沉朦朦胧胧间,他又梦见了小时候在清凉山为我编花环的情景。“云妹,,,,,云妹,,,,,,”昏睡中的他又在说梦话。

       守在床前的五婆,看到外甥在昏迷中还喊着我的名字,她 很不满意地摇着头,心里暗自道:   儿啊!你是怎么了?这两天高烧昏睡中,你已是第四次在梦里喊云妹了。真不知那丫头给你灌了什么迷药?让你如此着迷。她将昏睡中的一帆拍醒,然后就到厨房端了碗热汤摇摇晃晃来到床前,将碗中的清汤喂给靠在床上满头大汗的外甥喝。

     “奶奶,我自己来吧!”一帆说着接过五婆手中的汤碗。他喝了几口突然将碗放在床头柜上,他拉着外婆的手很是着急地说道:“外婆,我这次探亲回家来外婆家,一是来看望外婆,其实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没和外婆说,,,,,,”

     “你这孩子有什么事比你身体更重要的,让你如此着急,你还是赶快先把汤给喝了再慢慢说。”五婆故意将话题扯断,端起碗将汤送到一帆嘴里封住他的口,目的就是不让一帆再继续说下去。因为她心里很清楚,一帆口中那所谓的重要事与我有关。当年一帆的父亲杨秋华喜欢我母亲荷花,而一帆的母亲小青那时也喜欢我父亲伊楚天。他们之间的感情纠纷和矛盾,直接影响破坏了几代人之间的交情,因此到现在他们心里还留恨,如今两家人是水火不溶,正因此五婆才会极度反感一帆和我之间的交往。

     “奶奶,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 ,你还记得从小陪我一起玩耍的伊云吗?”一帆满面春风地急切问道。

     “哪个伊云啊!我已记不起来。”五婆故装马虎忽悠道。

     “就是楚天伯伯家的伊云啊!那个眼睛大大的,扎个马尾很可爱的小姑娘,你怎么会记不清呢?”一帆边说边打着手势,来提醒五婆别把我给忘记。

      “哦,我想起来了,对,就是伊家的那个伊云吧!唉!人老了脑袋不好使了!”五婆将自己伪装得也够得体的,她说这话时也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自己是多么的狡猾虚伪,她说自己老了脑袋不好使,其实她脑袋好使得很,诡计比谁都多。她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又诡笑着说道:“伊云,这丫头是够机灵可爱的,只是这丫头命苦啊,,,,,,”她一句话还没说完,就停下来长长叹了口气,还故意乔装着很悲伤的表情,来掩饰内心的虚拟狭隘和自私。

       “奶奶,你刚才说什么云妹命苦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你快点告诉我。”一帆边说边摇晃着五婆枯瘦的身体,瞧他急不可待的样子,肯定心里在为他的云妹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五婆也够老奸巨滑的,她说起谎来眼神中不留一点痕迹。她长叹了声后慢声说道:“伊家在伊云小的时候就为她定了婚事,只是一直都瞒着这丫头,可怜她现在都不知道啊!”五婆说完又摇了摇头,还是不停地在叹气。

       五婆的一番话如晴天霹雳,粉碎了一帆的心,他本就滚烫的身体此刻愈加沸腾炙热,他简直要晕厥过去。他这次来伊渺村,是载满十多年的牵挂和等待,带着甜蜜的梦想和一颗真诚火热的心,向他心爱的姑娘,儿时的小新娘,来表达自己对他一直不曾遗忘的情意和关怀。可五婆的话却如同冬天里的一漂冰水,泼洒在他身上,裂伤了他火热的身体,冻结了他心中所有激情和爱意。他怎么也不敢相信,会有这么荒妙的乱世婚约。“不,我不相信,这怎么可能?”这无力的呻吟在他心里开始发颤,他歪靠在床上心里一片迷茫。一阵激烈的自我反攻后,他还是决定要去伊家见见她心中的云妹,他要找伊家人评理去,他要推翻这封建的媒约之束,他要保护他心爱的姑娘,不让她受一点委屈。

      “老天啊!乞求你发发慈悲,下点雨吧!可怜,可怜我们这些庄稼人。”母亲跪在村口祠堂里佛像面前边拜边念叨。就算是母亲磕破了头,蹬在祠堂中央的笑佛他也是无能为力不会开口说话的,因为他毕竟是不识人间烟火的树木人。母亲刚刚出祠堂门口,正碰上迎面而来的一帆,虽然一帆身着军装更显英俊气魄,但他的眉宇之间与几十年前的杨秋华是一个烙印,母亲一眼就辨认出眼前这个小伙子,就是当年追求她而丧心病狂的杨秋华之子。当一帆再次走近母亲面前时,一段埋藏几十年刻骨痛心的回忆,又在眼前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    当年一帆的父亲是镇上的干部,他本和母亲的姐姐兰花有婚约在身。杨秋华和兰花一直相处得很不错,一次夜里酒后,他们在野外的大树下拥抱在一起,并发生了关系。不久,兰花怀孕了,当时未嫁的闺女怀孕在村里可不是一件光荣事。兰花担心让别人知道自己怀孕,怕世俗似箭的眼神,为避免遭人唾骂和羞辱,她找杨秋华谈论婚事,可已经变了心的杨秋华,将心一横说什么也不承认兰花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。更让人可耻寒心的是她把兰花怀孕的事到处张扬,后来兰花被逼含恨跳下了山崖,结束了她年仅十九岁的年轻生命。兰花死了后,杨秋华就趁火打铁步步追逼,他说他和兰花从小青梅竹马,又有婚约之盟,如今兰花死了就有荷花来代替。原来心比毒蝎的他,早就看上了正在成长中如花似玉的荷花。

       一次荷花一个人在房间边哼小曲边绣花,杨秋华刚好来家中串门。这次他来家中本来是来接兰花去他家过端午,那天兰花和父母都去镇上办嫁妆去了,只有荷花一个人在家。贪心的杨秋华见兰花那楚楚动人的身姿,他当时就起了色心,他觉得荷花比兰花更加清秀可人。他心存不轨色咪咪地站在房门口,盯着正低头绣花的荷花入迷,瞧他那眼神简直就在强奸荷花,他心中欲火焚身,他终于按柰不住内心那发麻的欲望和冲动,他突然紧锁房门,横身向荷花扑来,当时的荷花可真是被吓坏了,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姐夫,会如此浑淫无德,他竟然会对自己的妹妹有非分之想。可耻的杨秋华已经完全被眼前的荷花所迷醉倾动,他一把抱住荷花,将她按在床上,淫笑着说:“荷花,我的小宝贝,让我好好地亲亲你。”他不顾荷花如何反抗哀求唾骂,依旧压在荷花身上驰骋着他那发狂的兽性。他奸笑着用力狠很扯开荷花的衬衣,可怜的荷花使尽所有力气也推不开他那强壮的身体,外衣上面的几个纽扣已被扯落,她那白皙香凝的乳沟如波涛起起伏伏,杨秋华盯着那乳沟看口水都快要掉下来,他恨不得要一口将它咬下来,细细品味慢慢贪婪。正当他想色欲纵横强暴荷花时,兰花在门外一个劲地敲门。杨秋华慌忙穿上衣服,并将荷花的衣服给弄得整整齐齐。荷花像只受惊被困落狼窝的小绵羊,缩成一团浑身发抖,她用仇恨的双目瞪着眼前这个衣冠禽兽杨秋华,她恨不得用眼神将他刺死,用万马将他分尸,再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超生。

        门打开了,兰花见杨秋华惊慌失措的表情,再看看头发凌乱衣衫不整的荷花,她像是一切都明白了。他不问清缘由,不分青红皂白,上前就狠狠闪了荷花几耳光,还骂荷花不知廉耻,连姐姐的男人都要勾引。本就委屈受惊的荷花,怎经得起自己亲姐姐的虏骂和责备。站在一旁的杨秋华像个哑巴一言不发,所有的罪都让荷花一个人来扛。就连站在面前的父母都不相信理解她,她父亲还在不停地责备道:“我夏家怎生了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不孝女,冤孽啊!”

       看着一双双仇视的眼神盯在自己身上,荷花再也不期盼得到他们的理解和安慰。好象屋子里所有发生的一切,都是她一手捏造,她再也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羞侮和委屈,她猛地起身,抱着头哭着冲出了门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