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品茶

呱呱视频社区--深圳朗诵联盟 ID:321439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走过冬季(四)  

2010-12-16 20:29:3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,我的看法是:

 
原文地址:走过冬季(四)    原文作者:若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走过冬季(四) - 若离 - 若离文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(本文情纯属虚构,若有雷同实属巧遇) 

       荷花含泪委屈地跑出家门,满脑子都是刚才发生的一幕幕。杨秋华的无耻、姐姐的仇视、还有父亲那一声声的责骂和叹息,足以将她刺死。清风拂乱了她的长发,林里的乌鸦一路不停地凄鸣着“鸦,鸦......”突如其来的恶遇如晴天霹雳,粉碎了这个花季少女刚刚萌芽的梦。沉重的脚步将要迈向何处?受伤的心该要如何才能浮萍?

       哭得已成泪人的荷花,延着山路没方向地狂奔,她也不知自己跑了多久?人已经惫了,天色也渐近黄昏。瘫坐在山崖前的她,望着天空那断裂的晚霞,再看看脚下那荒芜无底的悬崖,一种莫名的恐惧和绝望深扎在心底。眼看天色逐渐黑暗,狠心的家人却对她不理不问,好象所有的错都是她一人踉成,她突然感觉自己是个罪人,感觉自己的存在是多余的。当回忆再一次突袭她时,一种彻骨的绝望和无助,让她感觉自己与死神越靠越近。她突然地起身,一步一步向悬崖迈近,枝头的老鸦又在一声一声地哀鸣,这叫声冷凄得让人彻骨,再向前迈几步就是绝命的崖底。荷花回头泪眼模糊地望着,那曾生她育她的伊渺村,那村庄还是那村庄,那山头仿似爬满了忧愁。是心伤、是意惆,还是太多委屈无法诉,她只感到眼前一片黑暗,像是天蹦地裂无处找出路。就在她闭上双目要跳向崖底的那一瞬间,一双有力的手紧紧揽住她那纤纤玉腰。

      “荷花,你是怎么了?你为什么要做这么傻的事?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逼迫你走这条绝路啊?”同村的伊楚天边说边将荷花向悬崖远处拉。

       荷花一听到这熟悉而牵肠挂肚的声音,她的心更加疼痛得厉害。她感觉自己对不起他的楚天哥,此时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死,这可怕的邪念一旦萌生,就算是有万水千山来阻隔,也无法抵挡她此时的冲动和倔强。“你放手,求求你放开我......”荷花肝肠寸断地哭喊着。

      “荷花,你不能这样啊!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我怎么会让你做这么傻的事呢?”望着眼前这个哭得天昏地暗的泪人儿,伊楚天真的是触手无策,心中既担忧又难过。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从小青梅竹马的荷花,会选择走这条不归路。他不知道他心中的荷花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和折磨,此刻他只想好好地保护他心中的姑娘荷花。他指着前面的山林接着又道:“荷花,你看山上的杜鹃花还是那么的艳,你还记得儿时我们就在这山林里采杜鹃吗?当年你还是个爱哭的小女孩,哭嚷着要我带你来山里采野果。记得有一次,我们在山里走散了,一只小蛇从你背后向你袭来,你吓得面色发青,呆坐在草丛里大哭。其实那条蛇并无恶意,它只是路过你身旁,没有半点袭击之意。当我闻声来到你面前时,只看到你蹬在草林里抱头大哭着,而那条蛇早已离你远走。当时你扯着我衣角,昂着头哭着要我不要离开你,,,,,,”一段尘封已久而美好的回忆,此刻在他们眼前又悄悄飘溢。

        一段缠绵的往事将荷花从死亡边缘唤醒,她回头深情地望着那布满足迹,爬满她儿时回忆的山林,再看看身边焦急万分的楚天哥,一种无法言语的感动和心酸独上心头。她一头扑在楚天的怀里,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女孩喃喃地抽泣着,那哭声沾满了哀怨,也载满了幸福。楚天将荷花紧紧揽入怀里,口中不停地念叨着:“荷花,你心里难受就痛快哭吧!但求你以后别再做傻事,不管发生多大的事,你都要想到还有我在你身边,我要一辈子保护你,不再让你受半点委屈。”此时的荷花可真的像个小姑娘,贴在楚天怀里只知道哭。

       “荷花,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?是谁在欺负你?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。我要找他理论去为你讨回公理。”看到自己怀里泣不成声的荷花,楚天不由心疼而关切地问起。楚天本善意的问候此刻却如同霹雳,再次掀起荷花心中不曾平息的愤怒和羞辱。她忽地推开了楚天那有力而温情的手臂,从他怀里逃出,然后头也不回地哭着向对面的山林跑去。“是我说错了话中伤了荷花的痛处?还是荷花对我的提问太反感?”楚天心中满是疑问。

      “荷花,你去哪里啊!等等我,,,,,,”伊楚天跟在荷花身后,边追边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 荷花边跑边用手拂着双眼挂满的泪水,一不小心被山林的乱石襻倒摔倒在乱草丛里。跟在她身后的伊楚天见她摔倒在地,他心中一颤,匆忙跑到荷花面前低腰来扶她起来。趴在草丛里的荷花推开了他的手,含泪朝他哭喊了一声:“你别管我,你走啊!你走,,,,,,”这滴血的声音如乱石咂在楚天的心里,他呆立在荷花身前,深情而惆怅地望着自己心爱的她,哭得这般伤心涟漪。

       “荷花,你不要这样好不好?你心里有什么委屈你就冲着我来打骂,我求你别再一个人独受折磨自己,看到你这个样子,你知道我心里有多么的难受?泪入你眼,痛在我心。”这是发自心里最温柔最感人又最真挚的声音,伊楚天说着不觉自己也是满眼泪滴。他再次弯腰扶起荷花,荷花这次没有拒绝他的搀扶,俩个多情而伤情的人儿,从地面缓缓起身抱在一起。不觉天已昏,林子里特别地静,他们胸贴着胸,眼对着眼,纵有千言却无声,此刻的山林里只有他们急促的呼吸声,弥漫包围着整片森林。多么幸福的瞬间,多么缠绵的月夜,真希望这一刻凝固直到永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不知廉耻的东西,我刚才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怪了你,所以不顾夜有多深跑来找你,你倒好,刚在家里和男人鬼混完,现在居然跑到深山里来偷情,你还知不知道羞耻值几分。”这么粗陋恶毒的唾骂声忽然在林子里荡起,荷花和楚天瞪眼一看,原来是兰花。兰花拿着手电筒站在他们面前,用仇视恐怖的眼神盯着粘在一起的荷花和楚天。兰花突然的出现,划破了午夜的宁静。

       伊楚天不知道荷花在家里发生了什么事,但他相信荷花的人品,他允忍不了别人这样来羞辱荷花。此时的他也顾及不了那骂荷花的人就是荷花的亲姐姐,他正准备上前来反驳兰花,为自己心爱的荷花辩解澄清。他刚松开怀里的荷花,荷花就委屈地哭着跑了。伊楚天路过兰花身前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然后就边喊边跑地追赶在荷花身后。

 

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