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品茶

呱呱视频社区--深圳朗诵联盟 ID:321439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走过冬季(八)  

2010-12-16 20:30:3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,我的看法是:

 
原文地址:走过冬季(八)    原文作者:若离

走过冬季(八) - 若离 - 若离文苑

      (本文情纯属虚构,若有雷同实属巧遇)

         杨秋华见伊朗离开,他忙拉着医生问起荷花的现状。医生告诉他“何华”患的是肝癌,病人因没有及时治疗,现在病情已经到了晚期,如果医疗上没发掘什么奇迹的话,病人恐怕剩下的日子不多了。杨秋华听了医生的分解后,脑子里一轰,他傻愣在那里半天不吭声。“荷花你的命怎么就这么短暂多灾呢!当年你要是肯嫁给我,我就不会让你吃那么多苦,受那么多累......”杨秋华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呼唤道。杨秋华怀着沉痛万分的心情来到了“何华”所在的病房前,站在病房门前他还一直在犹豫不决,不知道自己进去了后,该如何面对那个曾让自己痴迷又令他失意的姑娘荷花。

       “先生,我看你愣在病房门前半天又不进去,请问你是来探望病人的吗?”病房里突然走出来一位与杨秋华年纪相当的中年男人,他见杨秋华在病房门外徘徊许久,他不由自主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 杨秋华有点不知所措,半天才支吾道:“你好!我想问问你们这病房里有没有一个叫荷花的病人?”

       “何华,你是她什么人?你找她有什么事?”那个中年人见别人问起自己老婆何华,他迫不及待而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  “我是荷花的朋友,你认识她吗?”

      “朋友,什么朋友?我怎么没听何华说过。”那个中年男子听说眼前这个是自己老婆的朋友,他边打量着杨秋华边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   杨秋华见那个男人不停地扫视自己,他也感动好奇纳闷。“莫非这个男人是荷花家的亲戚,要不然他怎么会对有关荷花的话题如此敏感。”他在心理暗自猜测了一阵后,和声问道:“你是荷花家的什么亲戚吧?”

      “我不是何华的什么亲戚,我是她丈夫。”那个中年人肯定地大声回答道。

     “什么,你是荷花的丈夫?你可真会编笑话,荷花什么时候有了你这个丈夫?”杨秋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“什么说笑?我怎么就不能是何华丈夫了?我和何华结婚都二十多年了,你这人怎么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呢?你的提问很是让人起疑心,你到底是何华什么人?你今天来找何华又有何居心?”那个中年男子很是气愤地大声喧嚷道。

      “今天我不会是遇到了个疯子吧?荷花嫁给伊楚天已近二十年,现在他们孩子都快长大成人了。眼前这个男人怎么说他是荷花的的丈夫?这个人肯定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。唉!我怎么就这么不幸运,和个神经病唠叨半天呢?”杨秋华细声喃喃道。

     “你骂谁神经病?你才神经病呢?”那个中年男子偶尔间听到了杨秋华的自语声,他火冒三丈气势汹汹地走到杨秋华面前,揪起杨秋华的衣服大声吼道。

      杨秋华见那男人揪着自己的衣服,他也势利地将那男子推开大声喊道:“说你神经病一点都没形容错,就你那熊样还自称是荷花丈夫,简直让人笑落大牙。荷花要是嫁给你,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......”

      “你骂谁呢?我看你不但是只是神经有问题,嘴巴还嗅臭无比,出口乱伤人。你说何华嫁给我是鲜花插在牛粪上,难道让她嫁给你才算是天造地设完美一对?”那个中年男人气得浑身哆嗦,狠声朝杨秋华大嚷。

      “终于听你说了一句人话,荷花当年要是没被那个男人哄骗走,我和她可真称得上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。”杨秋华美美地笑着道。

      “你在骂谁骗走何华呢?我和何华在一起是你情我愿的,你再敢污辱我的人格,别怪我锤头不认人。”那个中年男子气急败坏地用手紧握锤头向杨秋华示威。

       杨秋华见那男子凶恶无比的样子,他没再出声,他刚才还在怀疑自己是否碰见了疯子,现在他在心里肯定地告诉自己,眼前这个语无伦次的男人,一定就是精神病院里走失的精神病人。他没再去理会那男子,他正准备迈步进入病房。这时病房里有一个女子声音在喊:“树盛你在和谁争吵啊?你去找护士小姐过来帮我换药水。”

      “ 哼!我现在要去找护士帮我妻子何华换药,回头再找你理论。”那男子说完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 杨秋华还是没有弄懂究竟是怎么回事,他感觉事有蹊跷。说那个男子像个疯子吧!他说话又铮铮有词,而且刚才还有人喊他去找护士换药。莫非这病房里住了两个叫荷花的女子,唉!还是进去看个究竟方知分晓。他整理了一下发鬓和衣襟,昂首阔步走进了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 病房里有三张病床,有两个中年女病人平躺在病床上点滴药水,靠窗户那边的病床上有为妇女厕身着面朝窗户那边,杨秋华断定那个厕着身子睡的病人就是荷花。他轻步走到那女子病床前,正准备开口喊声荷花。突然间那个妇女转过身,她朝杨秋华淡淡笑了一下。杨秋华见病房里没有他要找的荷花,他也朝那女子笑了一下接着问道:“请问大嫂,你知道这病房里有没有住一个叫荷花的病人。”

       不等那女子回答,隔壁一张床上的妇女闻声答道:“我就是何华,你是?”

        杨秋华回身一望,见说话的是一个脸色憔悴苍白的妇女,他一切都明白了,原来自己要找的荷花并不是这个病房里的荷花。出自礼貌问候,他也故装着很关心的样子问那妇女:“这位大嫂,你叫荷花吗?”

       “你是问何华还是荷花啊!我叫何华不是荷花。”那妇女一再强调自己的名字是何华,何处的“何”中华的“华”。

        听了那妇女详细的介绍辩解,杨秋华才知道自己折腾了半天原来是搞错了对象。难怪刚才那男子对自己的问话如此反感气愤。杨秋华没有再出声,他担心刚才与自己争执的那个男人回来后,自己无颜再面对。想到刚才发生的一切,他苦笑了一下转身灰溜溜地离开了病房。

走过冬季(八) - 若离 - 若离文苑  

(若知后面剧情,请听下回分晓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